09
06.2017

記得綠羅裙,處處憐芳草

其他  

微風吹動浮塵,不平靜的曠野上休憩著幾隻安靜的小鹿,它們還很小,小的甚至連頭頂的犄角還沒有長出來。地上的青草被方才的風裹挾而來的黑沙覆蓋的有些髒。

遠遠地聽見悠揚的牧笛聲,吹笛子的是一名青年。他騎著一頭青驢,那頭驢顯得有些風塵仆仆,耷拉著腦袋,疲憊的很。那青年放下笛子,將腰間的水壺解下,喝了一口,唱起了一首關於思念性質的歌謠,婉轉動聽,連附近的飛鳥都不禁停留下來聆聽著。真是一派十足的愜意和瀟灑。

忽的,天邊烏雲攏聚,黑壓壓的一片,好像一群烏鴉結伴而來。空氣瞬間壓抑了很多,小鹿似乎預感到了一場暴雨的來臨。它們不約而同地朝同一個方向跑去,曠遠的原野上隻剩下孤獨的青年在繼續吟唱著那動聽的歌謠。

那歌聲像飛鳥似的在天地間不斷地盤旋,久久不能散去。之前停留的飛鳥似乎自慚形穢,紛紛飛走,它們要像這歌聲中描述的那樣,去尋找一份屬於自己的彌足珍貴的感情。青年知道這首相思的曲調是他靈魂深處的真情傾訴。

半個月前,青年與心愛的女子在同樣的一塊曠野散步,那時的少年紅光滿麵,絕不像現在這樣有些蒼白無血。日暮斜陽,身穿一身碧衣的愛人在餘暉的照耀下,本就十分國色的白皙麵龐更加嫵媚,青年為她吹奏了一首笛曲。

二人並肩坐在碧綠的山坡上,言笑晏晏。女子似乎欲言又止,青年猜透了她的心思,語帶溫存的說:“不是才走月餘嗎,不必如此的!”這時女子淚涔涔地回了一句:“時日雖短,但一日見不到你,總是不踏實。”青年見女子梨花灑淚、脈脈含情,不禁更添惆悵,低下頭來,沉吟不語。

原來女子要隨父母遠遊,大致要走個一個月的光景,但一對愛侶自相愛以來濃情脈脈。耳鬢廝磨,極少分開。此次相別時間雖不長,但二人卻都有肝腸寸斷,勞燕分飛之感。

彼時天色將暗,再過一會兒,天地將變得一片沉寂,二人也要麵臨著最不願想象和見到的場景:各自分開。女子說:“我走之後,你打算怎麽想念我呢?”青年思考了會兒,輕聲慢語的說:“我會每天都到這片草地來看斜陽,吹笛曲,就像你在的時候。”

女子感到有些不滿意,嗔怪著說:“僅僅如此嗎,恐怕及不上我思念你的時候,我每日思念你,必定會向明月祈禱,你能夠安安康康,然後放一隻孔明燈,上麵寫滿你的名字……”青年用手輕輕遮住女子的朱唇,憐惜的說:“今日你穿著碧綠色的衣服,我會日日記住,每日來到此地的時候,看見這青青芳草,就會想起你的碧衣,想起你的麵容,你的喜怒哀樂,你的一切”還未講完,女子已經忍不住撲向了青年懷中,嗚嗚的哭起來了。

回想起當日情事,青年的眼珠裏竟噙滿了淚水,雖然一月之約馬上就到,不久後就會見到心愛的可人兒,但情根深種,卻是一日都耽擱不得的。積聚已久的烏雲終於沒有降下雨水,慢慢的那朝陽又再次光臨大地,青年抖擻了一下精神,拿起橫笛,望著青青碧草,芳翠連天,愛人的那身碧綠衣裙再次湧現在了頭,深情地念道:“記得綠羅裙,處處憐芳草。”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bidushe.com/article/2561.html

發表於2017.6.09
留言(0)
博客名稱 :
生活在於信仰
網誌名稱:
chencailg11's blog
使用天數:634
電郵:chencailg@yahoo.com
按月份瀏覽
    2017
  • 一月
  • 二月
  • 三月
  • 四月
  • 五月
  • 六月
  • 七月
  • 八月
  • 九月
  • 十月
  • 十一月
    2016
  • 一月
  • 二月
  • 三月
  • 四月
  • 五月
  • 六月
  • 七月
  • 八月
  • 九月
  • 十月
  • 十一月
  • 十二月
>> 更多
系統分類
  • 親子育兒
  • 生活品味
  • 藝文創作
  • 其他
  • 財經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