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天數:2,537天
肌膚監測暨自然預防醫學暨醫學美容雜誌
博客簡介

本部落格由自然預防醫學暨醫學美容全球總公司維護,並由著名資深皮膚專科與美容醫學顧問醫師/著名醫美中心創辦人/美容醫學會教育長審查。

最新文章
推薦該博客文章
  • 263504
    累積瀏覽量
熱門文章
  • 前言:   肌戒毒從來不是「缺乏邏輯者」的選擇!   許多誤解肌戒毒的朋友,往往拿「沒事為什麼要肌戒毒?」、「那些明星、網紅皮膚多好呀,怎麼沒看到她們敏感,長痘?」來安慰自己。事實上,如果不是找不到任何合理的、可以解決的方式,依照現今達人滿地走、化妝才算禮貌的態勢,誰願意「給受損皮膚一個休息的機會」? 但是各位忘記了——任何摔斷的骨頭,都是靠自己漸漸癒合的。醫師的石膏架不過是矯正協助,不是主因。「自癒」才是亙古不變的真理。肌戒毒,不過就是讓皮膚細胞完成自己不受干擾的修復罷了。   從這個角度看,不是受傷極重、四處無依的人,不會願意靜下心來思考肌戒毒。即便是四下無依的徬徨者,也不是每個人都有靜下心來思考的能力……各位想想,這樣茫然、倉促地到處嘗試,難道比靜心思考更安全嗎?   之前貼過幾位明星的過敏新聞,目的不是為了抹黑誰。貼這樣

     

    doctorskin123 263,504

  • 因為敏感與酒糟患者見多,我們發現#肌膚監測#。推動#肌戒毒#這幾年來,原本以為最反對這科學的應該是保養品廠商。結果國際大廠沒有意見,反而是奇奇怪怪的廠商,還有廠商「前面」的打手。這些(非)醫師們四處嚷嚷,再加上一些「匆匆忙忙戒毒,匆匆忙忙發作,匆匆忙忙開罵」的朋友,於是世界就精彩起來。 (當然,現在還出現一些偽稱#肌膚監測#,其實什麼都不懂的磚家……) 年近半百,基本上不太在乎榮辱——人生在世,除了自己侮辱自己,其實誰也侮辱不了你。但是我非常在乎#肌膚監測#的正確性,不因為自己的榮辱,而是因為各位的皮膚與健康。 我是一位皮膚科醫師,上帝既然讓我做這個工作,就有祂的意思。2007年有幸接觸#肌膚監測#,經過幾年盲目摸索,稍稍建立#肌膚監測#的理論架構等基礎,因此很清楚地知道:「凡使用必然滲入,凡滲入必有風險」。對於長久滲入的敏感肌膚觀察,對於更多滲入導致發炎的酒糟肌膚觀察,令我深深地擔憂:這些過量的滲入,難道不會影響身體健

     

    doctorskin123 263,504

  • 【昨天晚上……】 週三晚參加了臺灣皮膚科醫學會辦的肝斑講課(中國大陸稱為「黃褐斑」)。講者是Dr. Amit Pandya與曾忠仁醫師。 整場聽下來,結論是這樣的: 估計防曬產品廠商快瘋了,肝斑可能連可見光都要防……,Dr. Amit Pandya建議使用氧化鐵…… 基本上雷射激光確定對肝斑治療沒有太好意義(脈衝光也是。即便最新、最夯的皮秒雷射也是……),因此三合一藥膏還是不得已的選擇,而且恐怕建議終生使用…… 口服傳明酸做美白功能……似乎有用,但是要小心中風的系統性風險(注射傳明酸的美白針當然就要更注意)。果酸、杏仁酸等輕微酸性換膚似乎有用,但仍舊沒有太好的實證證明。考慮紫外線(甚至可見光)都會誘發肝

     

    doctorskin123 263,504

曾刊登專欄的文章

酒糟絕對改善,可望痊癒!(黑頭、青春痘、乾燥、色素、褪紅、毛孔)=20150312#肌戒毒正能量#

護理感想=歐陽小姐;201311~20150312: 歐陽肌戒毒的過程 我的臉是在大二那會兒開始出現問題的,2顆痘痘,3顆痘痘,不停歇的長。雖然不多,但是對於自己來說,自己是特別討厭自己臉上長痘痘,可能就是我們說的強迫症吧。 好在自己大三就實習了,那會兒因為臉上長痘痘的原因,沒有去實習就回家了。 2013年5月份回的家。在家裏看了中醫,喝了3個月苦茶沒見起效。但是中醫有告訴我停掉所有化學品別用。 那會兒我腦門子估計被夾了,沒聽醫師的話。想起在大學那會我們老師告訴我,用硫磺皂洗洗就好了。結果我真的完全用硫磺皂洗臉。那會兒的思想就是因為上火了,出油了,才導致長痘,硫磺皂洗完會不油。 硫磺皂多乾你們很多人都知道的。 我本身不愛化妝,不愛用護膚品,就是洗了不到一罐的控油洗面乳,和幾和幾個月的硫磺皂就毀了。 說到肌戒毒,我覺得自己很慶幸。估計我平日裏好事做多吧,哈哈。在有一天晚上,我上百度查怎麼讓痘痘不再長?怎麼從根部抑

酒糟絕對改善,可望痊癒!(紅腫、脫皮、青春痘、痘坑、色素、痘疤)=20150303#肌戒毒正能量#

護理感想=考研小姐;201401~201503: 肌戒毒——人生的轉變 或許你和我一樣,為了肌戒毒專門申請了一個新的微博帳號,怕親人、朋友看到自己發的或者是轉發的圖片與文章。這沒有錯,我們只是單純想要讓自己變得更美好——寫在前面的話。 一、 初衷: 從初中就開始長痘的我,和很多人一樣,最初選擇那些隨口就能叫出名字的祛痘產品。十幾塊錢在當時也是很貴的了吧! 然後高中,大學,這麼多年來,我覺得笑都不是笑,哭也不是哭。那時候只能折磨父母吧,除了吵鬧就是到處尋求偏方。 大三我進到了青春痘貼吧,當時裡面還是有正能量的(現在別去,全是廣告!),在那裡我瞭解到了肌戒毒,但並未嘗試! 2014年1月我當時的臉,說起來只是一把辛酸淚,反正就逃課,不想見人! 我那時候作了兩個決定:考研!肌戒毒! 我當時也是作了一定瞭解後選擇的肌戒毒,考研是我深思熟慮的! 因為在這一年中,考研可以讓我不那麼在意臉部令人不敢想像的變化;考研可以讓我每天只在固定的座位而不必面對別